清平调·其二 - 古诗365,学生经典古诗词-中文百科文化平台 

古诗365,古诗词,古诗文,学生经典古诗词

【登录】 【注册】

清平调·其二

作者:李白 朝代:唐朝 唐诗三百首
清平调·其二

清平调·其二原文

一枝红艳露凝香,

云雨巫山枉断肠。

借问汉宫谁得似,

可怜飞燕倚新妆。

诗题与背景:

这首诗是唐代诗人李白所作《清平调三首》中的第二首,为乐府诗。清平调,唐大曲名,《乐府诗集》卷八十列于《近代曲辞》,后用为词牌。


《清平调三首》中的三首诗均为七言乐府诗。第一首从空间角度写,以牡丹杨贵妃的美艳;第二首从时间角度写,表现杨贵妃的受宠幸;第三首总承一、二两首,把牡丹和杨贵妃与君王糅合,融为一体。全诗构思精巧,辞藻艳丽,将花与人浑融在一起写,描绘出人花交映、迷离恍惚的景象,显示了作者高超的艺术功力。


全唐诗》题注:“天宝中,白供奉翰林。禁中初重木芍药,得四本红紫浅红通白者,移植于兴庆池东沈香亭。会花开,上乘照夜白,太真妃以步辇从。诏选梨园中弟子尤者,得乐一十六色。李龟年以歌擅一时,手捧檀板,押众乐前,欲歌之。上曰:‘赏名花,对妃子,焉用旧乐词?’遂命龟年持金花牋,宣赐李白,立进《清平调》三章。白承诏,宿酲未解,因援笔赋之。龟年歌之,太真持颇梨七宝杯,酌西凉州蒲萄酒,笑领歌词,意甚厚。上因调玉笛以倚曲,每曲徧将换,则迟其声以媚之。太真饮罢,敛绣巾重拜。上自是顾李翰林尤异于(他)学士。”


据晚唐五代人的记载,这三首诗是李白在长安供奉翰林时所作。唐玄宗天宝二年(743年)或天宝三年(744年)春日,唐玄宗和杨妃在宫中在沉香亭观赏牡丹花,伶人们正准备表演歌舞以助兴。唐玄宗却说,赏名花,对妃子,不可用旧日乐词。因急召翰林待诏李白进宫写新乐章。李白奉诏进宫,即在金花笺上作了这三首诗,其中以第一首最为出色。

逐句释义:

一枝红艳露凝香,云雨巫山枉断肠: (杨贵妃)美丽得像一枝凝香带露的红牡丹,那旦为行云、暮为行雨的巫山神女与之相比也只能是枉断肝肠。
一枝红艳露凝香:写牡丹花之承雨露,犹杨贵妃之受宠幸。红,一作“秾”(nóng)。
云雨巫山枉断肠:意谓楚王之与神女,究系虚幻的梦境,徒增惆怅,不如贵妃之得实宠。云雨,另见杜甫《咏怀古迹·其二》注。

借问汉宫谁得似,可怜飞燕倚新妆: 请问汉宫佳丽谁能和她媲美,就算绝代佳人赵飞燕也要靠精心化妆(才能相比)。
借问:犹请问。
可怜:可爱。
飞燕:赵飞燕,初为阳阿公主家宫女,因貌美能歌舞,为汉成帝所爱,立为皇后。后因淫乱,平帝时废为庶人,自杀。按,李白只是借用飞燕新妆比喻名花凝香,并无讽刺杨贵妃意。
倚新妆:靠新艳的装扮才能相比。倚,依凭。

作品赏析:

这首诗是《清平调三首》中的第二首,写杨贵妃因貌美而备受恩宠。首句写花受香露,衬托贵妃受君王宠幸;二句写楚王遇神女的虚妄,衬托贵妃之沐实惠;三、四句写赵飞燕堪称绝代佳人,却靠新妆专宠,衬托贵妃的天然国色。此诗用抑扬法,抑神女与飞燕,以扬杨贵妃的花容月貌。


“一枝红艳露凝香,云雨巫山枉断肠”首句以带露香艳的牡丹花来比杨贵妃,含有牡丹花承露,也如同杨贵妃受唐玄宗宠幸之意。由色美写到味香,更显其浓丽,比上首的“露华浓”更进一层。次句用楚王和巫山神女相会的梦境,来反衬杨贵妃被玄宗宠爱之深。巫山神女和楚王只是梦中欢会,而现实中的杨贵妃则是“三千宠爱在一身”,所以连神女也不如杨贵妃幸福。玄宗和这样的美人在一起,胜于楚王梦中与神女的幽会。


“借问汉宫谁得似,可怜飞燕倚新妆”,用赵飞燕受宠于汉成帝和杨贵妃相比。汉成帝的皇后赵飞燕,可算得绝代美人了,可是赵飞燕还得倚仗新妆,那里及得眼前不施粉黛“天生丽质”、花容月貌般的杨妃呢。


这首诗着重从传说与历史两方面,抑古尊今,既赞美了杨贵妃的非凡气度,又突出了她在嫔妃中至高无上的地位。以压低神女和飞燕,来抬高杨妃,借古喻今,亦是尊题之法。


相传赵飞燕体态轻盈,能站在宫人手托的水晶盘中歌舞,而杨妃则比较丰肥,固有“环肥燕瘦”之语(杨贵妃名玉环)。后人据此就编造事实,说杨妃极喜此三诗,时常吟哦,高力士因李白曾命之脱靴,认为大辱,就向杨妃进谗,说李白以飞燕之瘦,讥杨妃之肥,以飞燕之私通赤凤,讥杨妃之宫闱不检。


喻守真《唐诗三百首详析》说:“太白此词,名花与妃子共咏,虽竭力揄扬,而意成讽谏,一时兴到笔随的绝妙好词,其中以飞燕比太真,不料日后竟成为人所媒孽谗构,终于落拓以死。才人不遇,可为浩叹。”是说李白因这首诗中用赵飞燕比杨玉环,被高力士附会为诅咒杨贵妃之词,在皇帝面前进谗言,李白被逐出京城,一生未得志。


李白诗中果有此意,首先就瞒不过博学能文的玄宗,而且杨妃也不是毫无文化修养的人。据原诗来看,很明显是抑古尊今,好事之徒,强加曲解,其实是不可通的。


从艺术上来看,三首诗有机地融为了一体,采用对比衬托的手法,将人物杨贵妃的花容月貌的形象地刻画了出来。全诗语言艳丽,句句如金玉,字字如奇葩,人花交映,给人迷离恍惚之感,也无怪乎《清平调》会得到玄宗和贵妃的欣赏。


这三首诗没有一句直接写杨贵妃,但句句却是恰到好处地描绘着她。花就是人,人就是花,人面花容融为一体,同承君王的恩泽。读来只觉花光满眼,春风拂面,诗句清新,浮想联翩,迷离恍惚,充满浪漫色彩,给读者留下驰骋想象的广阔天地。


名家点评:


《唐诗直解》:结妙有风致。

《唐诗摘钞》:首句承“花想容”来,言妃之美,惟花可比,彼巫山神女,徒成梦幻,岂非“枉断肠”乎!必求其似,惟汉宫飞燕,倚其新装,或庶几耳。

《唐诗合选详解》:梅禹金云;萧(士赞)注谓神女刺明皇之聚麀,飞燕讥贵妃之微贱,亦太白醉中应诏,想不到此,但巫山妖梦、昭阳祸水,微文隐意,风人之旨。

《李太白全集》:王琦注:力士之谮恶矣,萧氏所解则尤甚。而揆之太白起草之时,则安有是哉!巫山云雨、汉宫飞燕,唐人用之已为数见不鲜之典实。若如二子之说,巫山一事只可以喻聚淫之艳冶,飞燕一事只可以喻微贱之宫娃,外此皆非所宜言,何三唐诸子初不以此为忌耶?古来《新台》、《艾豭》诸作,言而无忌者,大抵出自野人之口,若《清平调》是奉诏而作,非其比也。乃敢以宫闱暗昧之事,君上所讳言者而微辞隐喻之,将蕲君知之耶,亦不蕲君知之耶?如其不知,言亦何益?如其知之,是批龙之逆鳞而履虎尾也。非至愚极妄之人,当不为此。

《唐诗笺注》:此首亦咏太真,却竞以花比起,接上首来。

《李杜二家诗钞评林》:巫山妖梦,昭阳祸水,微文隐讽,风人之旨。

《诗法易简录》:仍承“花想容”言之,以“一枝”作指实之笔,紧承前首。三、四句作转,言如花之容,虽世非常有,而现有此人,实如一枝名花,俨然在前也。两首一气相生,次首即承前首作转。如此空灵飞动之笔,非谪仙孰能有之?

《李太白诗醇》:驰思泉涌,敷藻云浮,而却得诗祸!人世遭遇,总出意表,可谓奇矣。谢云:以巫山娇梦,昭阳祸水入调,盖微讽之也。

试题精选:

拓展阅读:

《清平调三首》

李白

其 一

云想衣裳花想容,春风拂槛露华浓。
若非群玉山头见,会向瑶台月下逢。


其 二

一枝红艳露凝香,云雨巫山枉断肠。
借问汉宫谁得似,可怜飞燕倚新妆。


其 三


名花倾国两相欢,常得君王带笑看。

解释春风无限恨,沉香亭北倚阑干。



作者简介:

李白(701—762年),唐朝诗人。字太白,号青莲居士。祖籍陇西郡成纪(今甘肃平凉市静宁县南),隋末其先人流寓碎叶(今托克马克城),他即于此出生。幼时随父迁居绵州昌隆(今四川江油)青莲乡。二十五岁离蜀,长期在各地漫游。天宝初供奉翰林。受权贵谗毁,仅一年余即离开长安安史之乱中,曾为永王李璘幕僚,因璘败牵累,流放夜郎。中途遇赦东还。晚年漂泊困苦,卒于当涂。诗风雄奇豪放,想象丰富,语言流转自然,音律和谐多变。善于从民歌、神话中吸取营养和素材,构成其特有的瑰玮绚烂的色彩,富有积极浪漫主义精神。《全唐诗》收录其诗作896首。有《李太白集》。(新、旧《唐书》本传、《唐才子传》卷二)

清平调·其二出自:唐 ·李白的作品

版权声明:本文(包括释文与图画等)为版权作品,转载时务请注明出处。

转载请注明:来源于“古诗365”,原文链接 | http://gs.zwbk2009.com/tangchao/928.html

下载学生经典古诗词APP:

关注公众号:学生经典古诗词


与读者互动
听取读者意见,不断改进提高。

诗词分类

阅读排行

推荐诗词

唐诗精选

扫描二维码手机打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