隋宫 - 古诗365,学生经典古诗词-中文百科文化平台 

古诗365,古诗词,古诗文,学生经典古诗词

【登录】 【注册】

隋宫

作者:李商隐 朝代:唐朝 唐诗三百首
隋宫

隋宫原文

乘兴南游不戒严,

九重谁省谏书函。

春风举国裁宫锦,

半作障泥半作帆。

诗题与背景:

《隋宫》是唐代诗人李商隐所作的一首七言绝句。隋宫,指隋炀帝杨广在江都(今江苏扬州市)所建的行宫。《舆地纪胜》:“淮南东路,扬州江都宫,炀帝于江都郡置宫,号江都宫。”《嘉庆一统志》:“江苏省扬州府古迹:临江宫在江都县南二十里,隋大业七年,炀帝升钓台临扬子津,大燕百僚,寻建临江宫于此。显福宫在甘泉县东北,隋城外离宫。……江都宫在甘泉县西七里,故广陵城内。中有成象殿,水精殿及流珠堂,皆隋炀帝建。……十宫在甘泉县北五里,隋炀帝建。”《寰宇记》:“十宫在江都县北五里,长阜苑内,依林傍涧,高跨冈阜,随城形置焉。曰归雁、回流、九里、松林、枫林、大雷、小雷、春草、九华、光汾。”


隋炀帝从大业元年至十二年(605—616年),三次游江都。乘坐的龙舟高至起楼四层,其余各舟,首尾长二百余里,共用挽船士兵八万余人(见《资治通鉴》)。所建行宫有江都、显福、临江等宫。到第三次南游后,便不再北返。翌年(617年),李渊便起兵于太原了。据《玉溪生年谱会笺》,此诗作于唐宣宗大中十一年(857年)。

逐句释义:

乘兴南游不戒严,九重谁省谏书函: (隋炀帝)趁着一时高兴南游江都连戒严都取消了,九重宫中有谁理会劝阻(他南游)的书函。
乘兴:趁着一时高兴。
南游:隋炀帝为满足其荒淫享乐的欲望,曾多次巡游江都。
不戒严:古代皇帝外出,要实行戒严,隋炀帝南游,为显示天下太平和自己的华贵气派,不加戒严。《晋书·舆服志》:“凡车驾亲戎,中外戒严。”此言不戒严,意谓炀帝骄横无忌,荒淫而智昏,毫无戒备。
九重:指皇帝所居。《楚辞·九辩》:“君之门以九重。”
谁省(xǐng):谁悟,实指炀帝。
谏书函:给皇帝的谏书。《隋书·炀帝纪》载:隋炀帝巡游,大臣上表劝谏被杀数人,遂无人敢谏。

春风举国裁宫锦,半作障泥半作帆: 春天里举国上下织制宫锦(为隋炀帝南游做准备),(南游时)一半裁作马鞯一半用于制成船帆。 或译:且看春风似剪刀,裁尽全国宫锦用作南游的马鞯和船帆。
举国:全国。
宫锦:按照宫廷制定的规格而织的锦缎,略如明清“织造”的绸帛。
障泥:马韉。因垫于鞍下,垂于马背两旁以障泥土,故名。
帆:挂在船桅杆上的布篷。

作品赏析:

这是一首咏史诗。此诗选取典型题材,讽咏隋炀帝杨广奢侈嬉游之事。既写隋炀帝的奢淫,又写其昏暴。首二句写炀帝任兴恣游,肆行无忌,且滥杀忠谏之士,遂伏下杀身之祸。次二句取裁锦一事写其耗费之巨,将一人与举国、宫锦与障泥和船帆对比,突出炀帝之骄奢淫逸。然而全诗无一议论之语,于风华流美的叙述之中,暗寓深沉之虑,令人鉴古事而思兴亡。全诗在艺术方法上将实写与虚写巧妙地运用在一起,一实一虚展示了前朝皇帝与当朝皇帝的昏庸,讽刺意味浓厚。


“乘兴南游不戒严,九重谁省谏书函”,首句极写隋炀帝由荒淫而到智昏、不顾常理的地步。他在耗费巨大的人力、物力、财力凿通大运河以后,一而再,再而三地“乘兴南游”,句中“不戒严”三字,活脱脱勾画出隋炀帝乐其所乐,自以为天下太平无事,得意至于忘形的心态。皇帝出巡“中外戒严” (《晋书·舆服志》),这是规定。杨广南游不戒严,主要表现了他昏庸、骄纵和无所顾忌。次句续写隋炀帝的昏庸残暴,隋炀帝因奢侈淫逸而昏庸残暴。“九重”,指皇帝住的地方。“谁省”即谁悟。“谁”,实指隋炀帝,当时他手下的官员如崔民象等人,目睹各地民不聊生、发生动乱的情况,曾上表劝谏隋炀帝戒奢节俭,结果被杀。这句看上去像反诘口气,实为陈述。“谏书函”,指劝阻杨广南游的谏书。大业十二年(616年),杨广第三次南游江都,奉信郎崔民象、王爱仁等曾先后劝谏被杀,“谏书” 即指此事。杨广乘兴南游,连戒严都取消了,哪里管什么大臣呈上的谏书呢?既表明了杨广为享乐一意孤行,又暗指他不得人心。


“春风举国裁宫锦,半作障泥半作帆”,写隋炀帝南游时,竭尽全国财力,把贵重的宫锦用作马鞯、船帆。这两句是说,在春天里,举国上下织制宫锦,奉命为杨广南游做准备;南游时,那成千上万的精美锦缎,一半裁作马鞯,一半用于制成船帆。只此一项耗项就无以计算,思及其他食用耗项,杨广南游奢侈之大,人民负担之重,也就可想而知了。“春风”一句含意颇深,暗示春天农忙季节,举国织锦荒误农时,舍弃人民生计,以满足杨广一己之乐。“半作”一句,又暗示了南游船马的富丽华贵,说明杨广一己之乐,耗费天下多少财物,又给人民带来多少的灾难。“宫锦”,是按照宫廷制定的规格而织的锦缎。“障泥”,即马鞯,用它垫在鞍上和垂在马背两旁以障泥土,所以叫障泥。“裁” 字既指织制宫锦,又关照下句制作障泥和船帆。这两句诗兼用铺写、夸张、讽刺的手法,意境深远。这两句或解为:且看春风似剪刀,裁尽全国宫锦用作南游的马鞯和船帆,民脂民膏竟被如此挥霍、作践。《隋书·食货志》载:“大兴元年造龙舟、凤、黄龙、赤、楼船、篾船幸江都,舳舻相接二百余里。”由此可见隋炀帝南游是何等堂皇威风。南游中,除皇帝乘的龙舟、皇后乘的翔螭舟、三重的水殿浮景之外,从行的船只几千艘,挽船工八万余人,川陆并进,两岸骑兵护卫,旌旗遍野,路经州县,五百里内皆献鲜品。如此威风凛凛,浩浩荡荡,穷奢极侈,耗尽民力,罄竹难书。


这首绝句,选材精,构思巧,揭露隋炀帝杨广豪奢害民,以小见大。作者选取杨广南游江都的穷侈极欲,以概其余,独具匠心。写南游,抓住不戒严、不省谏书,举国织锦、锦作障帆等几个典型事例,加以点化渲染,对杨广的揭露着实有力。


名家点评:


何焯评此诗:“借锦帆事点化,得水陆绎骚,民不堪命之状,如在目前。”

试题精选:

拓展阅读:


作者简介:

李商隐(约811—约858年),唐朝诗人。字义山,号玉谿生、樊南生,怀州河内(今河南沁阳)人。开成进士,曾任县尉、秘书郎和东川节度使判官等职。因受牛李党争影响,被人排挤,潦倒终身。所作咏史诗多托古以讽;“无题”诗也有所寄寓,至其实际含义,诸家所释不一。擅长律、绝,富于文采,具有独特风格,然有用典太多、意旨隐晦之病。有《李义山诗集》。《全唐诗》收录其诗作555首。(新、旧《唐书》本传、《唐才子传》卷七)

隋宫出自:唐 ·李商隐的作品

版权声明:本文(包括释文与图画等)为版权作品,转载时务请注明出处。

转载请注明:来源于“古诗365”,原文链接 | http://gs.zwbk2009.com/tangchao/912.html

下载学生经典古诗词APP:

关注公众号:学生经典古诗词


与读者互动
听取读者意见,不断改进提高。

诗词分类

阅读排行

推荐诗词

唐诗精选

扫描二维码手机打开